我与岳母齐炒饭

    时间:2018-01-14 在亲吻中醒来,闭着眼睛享受这份温情。
    「别装睡啦,我知道你醒了,起来吃饭吧。」
    突然感到饥肠辘辘,一骨碌爬了起来。
    「我没力气好好做饭了,煮了些面,凑合吃吧,委屈你了。」
    「没关係。」当然没关係,只要有吃的就行,何况这锅香喷喷的麵条里有许多香肠和熟肉膶。
    一口气吞下大半锅,静静一直笑瞇瞇的看着我,这才想起没见她动嘴:「你怎么不吃?」
    「你饿鬼似的把着锅,我吃什么呀!」
    「真该死!对不起,好静静,对不起,这还够你吃吗?」
    「够啦,你可真能吃,难怪那么能……干。」说着红了脸。
    我拉过她来坐在我腿上,看着她慢条斯理地啜食,搂着温香软玉的躯体,心中油然产生一种……成就感,决心护卫她,让她开心快乐。
    「厨房里有热水,你拿到卫生间去洗一洗,浑身的汗臭味儿。」
    我在她鬓间嗅了嗅:「你也好不到哪儿去,除了汗臭还有一股……」我故意拉长腔。
    素爱清洁的静静果然急切的追问:「还有什么味儿?」
    我对着她的耳朵:「一股香骚香骚的味儿呀。」
    小拳头立刻落在我背上:「死东西,坏透了你……」
    我们互相为对方清洗,两个浑身泡沫的人挨挨挤挤的,滑溜溜的肌肤接触时的感觉有些怪,但很惬意。
    我揉搓着她的乳房说:「小静妹妹,哦,我能叫你妹妹吗?」
    她舒心地倚在我怀里说:「当然可以,只要你愿意,叫我什么都行呀。」
    「那……叫浪妹妹吶?」
    「人家就是你的浪妹妹嘛。」
    「叫骚阿姨呢?」
    「哦,不能带阿姨,叫我骚什么都行,哪怕叫骚屄…不行,太…难听了。」
    「我就叫!骚阿姨!骚屄阿姨!浪妹妹!浪屄妹妹!臭静静!骚静静!浪静静!嫩屄静静……」
    我说着说着她竟然站立不住向地面滑去,我急忙搂住她,她喃喃道:「好兵兵,别叫了,你叫得我都……不……不行了。」我摸了她下身一把,又是浪水潺潺了。
    把我们身上的泡沫沖洗乾净擦了擦,让仍然酥软的静静面对面地搂住我的脖子,抄起她的双腿抱起来,硬挺的阳具在她阴门处滑动几下就被她热情的小嘴儿嘬进去,就这样一步一颠地肉洞吞吐着肉棒走到床前,紧密结合着倒在床上。
    我把她的腿担在肩上,大刀阔斧地刚刚抽插了一下,静静就『哎呀』一声把身体蜷缩起来,脸色从奼红瞬间变得苍白,我急忙停止了动作问:「怎么了?」
    「疼!疼呀!」
    「哪儿疼?怎么回事?」
    「哪儿疼!还有哪儿,还不是让你给肏的,快拔出去呀!」
    我俯身仔细观察,只见乌黑弯曲的阴毛中间阴道口红通通地微微敞开着,阴唇有些向里卷,簌簌地有些颤抖。
    「快仔细看看是怎么啦?疼死我了呀。」
    我轻轻拉开阴唇,洞口愈加扩大了。她的阴唇颜色发暗,暗红色的阴唇边缘呈现出深褐色,洞口倒是红色。阴唇上下内外没有发现异常,我用唾沫沾湿手指在各处探索并询问有没有痛,她却没有什么反应。我又继续向洞口探去,当手指触摸到洞口下缘往里两厘米的时候,她猛然身体抖动大喊一声「啊!就是这里,疼呀!」
    观察好久才发现那里有擦伤的痕迹,半个蚕豆那么大的地方露了出血丝。
    我心疼地搂着静静温柔地吻她:「对不起,静静。我不知道会这样,我怎么会弄伤你的呢?」
    「怎么弄伤!都是你干的好事,一肏就是好半天,把人家浪水都肏没了还不依不饶的没完没了的肏,哪个女人经得了你这样暴肏呀!我还是结了婚生过孩子的,要真是大姑娘还不让你肏死呀!」
    我感到手足无措,要带她去医院。她笑骂道:「你发烧啦,现在是夜里11点呀,再说到了医院怎么说?说是被你肏成这样呀!还不让人笑掉大牙?我可开不了这个口,羞死人了呀!算啦,搂着我躺下吧。」
    看到我沮丧的样子,她反倒安慰我说:「算啦,别管它了,我想过两天就好了。也不全怪你,我也太馋了!没想到被你肏成这样。」
    「静静,你以前也这样过吗?」
    「胡说!哪个能像你这样,跟个…种马似的见了屄没命的肏!哎!可想起来让你肏真舒服哇!浑身汗毛孔都通开了呀。」说着伸手抓着我的阳具抚摩起来。
    「女人没个男人滋润着不行,你呀人年轻,家伙也棒,又硬又烫的插进去,下下顶在花心上,舒服得脚趾头都酥了!你还特能干,肏一次没四十分钟一小时下不来,能让人高潮三四回,真舒服透了。你从小就聪明,没想到在这上头也道道儿那么多,才两天呀,你就能把我玩儿的昏天黑地,再有一年半载的还不把人家玩儿的魂儿都没啦!哪个女人让你这么肏一回不死心塌地的跟着你才怪!」
    「对了,兵兵,我告诉你,和桦桦结婚以前不许你和她……发生关係,不是我吃……你太厉害了,她一个女孩子可受不了你!回北京以后随你,在那边可不行,听见没有?」
    想到活泼可爱的桦桦,想到和她……早已在静静抚摩下硬了的肉棒倏地更加坚硬了。她也发觉了,嘻嘻笑着问:「怎么又这么硬啦,又想要啦?是想要我呀还是想桦桦呀?嗯?我可不敢再让你肏了,这样吧,姐姐安抚安抚兵兵。」说着掉过头去,张嘴含住了我胀痛的阳具。
    老天!还可以这样吗!
    一股无可名状的快感从龟头『嗖』的一下沿着阴囊、会阴、小腹传遍全身,一种说不上是酥、是麻、是痒、是酸的感觉充满全身,彷彿起伏在波涛汹涌的享受的峰谷之中。
    「嘻嘻,怎么样?你也受不了了吧!」她冲着我笑了一下又埋下头去吸吮我的阳具。
    她像吃雪糕那样,反反覆覆地从上到下舔着棒身,时而又轻轻咬啮着龟头环沟,同时舌尖舔着马眼,撩拨得肉棒跳动着几乎洩精。然后她用温暖的手掌缓缓地套动肉棒,舌头转而去舔弄阴囊,过了一会儿竟含住了一粒睪丸,我的腹肌随着她的吞吐而收缩,她轮流吞吐着两粒睪丸,最终把它们同时吞进嘴里用舌头按压,一阵巨大的快感夹杂着轻微的疼痛袭来,我压抑不住的发出声音。
    她用眼角瞟着我,那眼神分明是在说『怎么样?不行了吧!』。她又含住了龟头吞吐起来,一只手用力套动棒身,另一只手轻缓地揉搓着阴囊。她吞吐的速度越来越快,短髮随头部的动作在空中飘蕩。快感愈加强烈,我提醒她:「喔!我不行了!要出来了!」但她并无避开的意思,却加快了动作的频率。
    最后我无法抑制地在她嘴里爆发了,一股接一股的阳精射在她口腔里,她忙不迭地吞嚥着,但可能是太多太急的缘故,仍然从她的嘴边洩漏出来一些。当我完全结束后,她舔净了洩漏出来精液,并用力『啧啧咋咋』地吸吮着逐渐软下去的肉棒,似乎希望要把我彻底搾乾,而我却因为随极度兴奋之后而来的极度疲倦昏昏睡去。
    从半敞的窗户吹来习习凉风把我唤醒,这里真是避暑的好地方,不管白天多热,后半夜总有凉爽的山风顺西面的山梁吹拂过来,带着林间草木的清香将燥热一洗而光。
    她蜷伏在我怀里,头枕着我的胳膊睡的正香。明亮的月光洒进室内,藉着月光,可以清晰地看见她的鼻翼随呼吸而翕动,曼妙的腰肢及高耸的髋骨也随之起伏,胸前的硕乳亦微微地蠕动,好像月光照耀下乳波粼粼。
    看着酣睡的静静不禁想起塞外的桦桦。小桦与她母亲长的很像,无论眉眼面庞或高低胖瘦同静静犹如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只是桦桦肤色大约随白伯伯而略黑了些,若她们站到一起说是姐妹也未尝不可。在这明月当空的时候桦桦是在熟睡还是在思念我呢?可是我却搂着她娇媚的妈妈睡在一起!桦桦,希望你能原谅我,也原谅你的妈妈。
    你的妈妈太美了!不仅漂亮而且热情、温柔,即便我们之间的关係已经到了这种地步,她依然把你放在心上,为了你的未来而甘心与我保持这种不清不白的关係。她也真够苦的了,一个人孤零零的住在偏僻地方的凄凉恐怕你是不会理解的,我给了她极大的欢愉,而她更给了我难以名状的幸福,毕竟她是我人生中第一个女人!看她床上疯狂的样子和满足后极度陶醉的神情实在令人难以割捨,假如你不肯原谅我的话……  我一边想着一边轻轻地摩挲着静静。不知她何时已经醒来,见我始终在癡癡的思索着,便问道:「兵兵,这么晚了你不睡在想什么?」
    我吻了她一下:「没什么,我在想桦桦。」
    「想小桦?你这是……怎么了?我已经让你厌烦了?」
    「不!我是想如果桦桦知道了我们的事会怎么样。」
    「噢,我们之间的事无论如何不能让她知道!」
    「当然,当然,我是说万一。」
    「万一?万一……万一她知道了……你怎么办!」
    「我只有请她原谅我。」
    「假如她不原谅你呢?你怎么办?」
    我看着静静忧虑又有些惊恐的神情,怜爱之情油然而生,突然一个念头闪现出来。
    「如果桦桦不肯原谅我,我就娶你,做她的爸爸!你一定要答应我,亲爱的小静静。」
    她怔了一会儿,小声笑着说:「兵兵你疯了,我不能答应你的,我大你19岁,等你30岁的时候我已经是个50岁的老太婆啦,那个时候……哦,我想都不敢想!还是就这样吧,除非你找到的另一个姑娘管住了你!」说着翻身骑到我身上,抓住我不知何时硬起来的阳具塞进她那张饥渴得流着口水的『嘴』里。
    刚插进去的时候静静痛苦的咧了一下嘴,显然是碰到了伤处。
    「静,别这样了吧,你会疼的。」
    「没关係,我忍一忍过会儿就好啦。」她全然一副豁出去的样子。2.说来也怪,静静在我身上颠簸起伏,一开始还连连咬牙咧嘴的忍耐着,动作的幅度很小并时常戛然停顿。后来随着浪水儿的大量涌出而动作逐渐加快,幅度也加大了,我抓住眼前欢快跳动的乳房揉搓着,最后她竟然又欢愉地『唱』了起来,伴随着肉体『吧唧吧唧』的撞击节律煞是好听。
    「噢…噢……舒服…啊……噢呀……啊……啊啊……噢…噢……噢呀……这样……好……舒…服…呀……噢呀……噢…噢……噢呀……舒服…啊……啊啊…噢…噢……好硬……噢呀……好烫…噢……肏…肏进……心…心里……了…啊…呀……哦……亲…丈夫……舒服死……妹妹啦……啊呀…啊呀……舒…服…啊…啊啊……噢……啊…呀…舒…呀……服…哦……兵兵……啊……啊啊…噢…噢…噢呀……啊…啊…啊啊…我……不…不…行…了呀……啊呀…混…浑身…都软…啦呀……哦……不行啦……妹……妹……不…行啦……」
    她汗津津地瘫到在我身上,喘吁吁地说:「兵…兵兵…肏……肏我……起…起来……狠…狠狠肏…肏我…一……一通。」
    我乐得从命,翻身抬起她一条腿,肉棒在一片泥泞中很顺利地插进骚洞,跪坐在她另一条腿上开始缓慢的抽插,并吻着她那条腿,从膝盖到脚面,又从踝骨返回腘窝,反覆几次后捧着她玲珑优美的脚亲吻。
    「啊……啊呀……兵兵……别……噢…噢…噢…噢呀……啊……你…你……啊…啊…啊…啊呀…啊…啊…噢…噢…哦…哦…噢呀……呀……不行了呀……」当我吻她脚心的时候静静的膣腔急剧收缩着,滚烫的阴精喷洒在龟头上,她高潮了。
    等她花心的吸吮渐渐停止,我翻过她的身体使她趴在床上,拖着那软绵绵的身子拉到床边,左腿垂到床下而右腿蜷曲在床边。摸了她下身一把,果然湿漉漉滑溜溜的,我用手掌揉搓了几下后她的屁股就耸动起来。我把坚挺的肉棒缓缓地插进静静的体内,她略抖动了一下就没有了反应。
    我调整了角度开始加速抽插,随着每次疾速的进入她的喉咙里就发出一声低微含混的声音,每当龟头撞击到花心的时候她就浑身微微颤抖一下并轻轻摇动乌黑的短髮。我俯身吻她的脖颈、耳垂,双手插到她身体下面揉捏她的奶头同时大开大合地用力抽插,抽出时完全退出,插进时全根尽入抵住花心,响亮的『啪、啪』声伴随静静低微的呻吟令我愈发兴奋。
    随着我动作逐渐加快她的反应也逐渐强烈,我感到阳具完全脱离静静的身体后全速迅猛的一插到底非常过瘾,便胡乱揉搓着她的身子埋头苦干起来。
    突然,我觉得龟头冲进了一个狭窄的孔洞,被夹的很有些疼痛,静静猛然『哎呀』一声凄厉的吼叫,被我压着的身体剧烈地颤抖、扭动起来,我急忙停止动作。
    「你!你怎么能肏我的……怎么能插那里呀!疼死我了呀!」
    我仔细一看,原来肉棒串错了门儿,已经有半截插进了静静的肛门。
    我愣住了,这会不会出事儿啊!于是试着拔出来。
    「哎呀!不要动啦!」静静又号叫了,我打消了拔出来的念头,趴到她身上,这才发觉静静满身大汗,大约是因为疼痛吧。
    「好静静,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我不是故意的,很疼吗?没关係吧?」
    「鬼才没关係!你怎么……插我的…我的屁眼儿,疼死我了呀!那儿是随便插的地方吗,你要杀死我呀!疼死了。」
    「对不起,静静,我真不是故意的,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跑到那儿去了,真对不起。」我诚惶诚恐地道着歉。
    「你真不是故意的?」她半转过脸来问,带着一丝狡黠的神情。
    「真不是故意的,真的,向毛主席保证!」
    她『噗嗤』一声笑了:「毛主席可不管这种事,你打算就长在那儿啦。」
    我正在思忖如何处理,忽然感到静静的肛门一张一弛地活动着,很是受用,原已开始软下来的阳具又硬了。
    「兵兵,你慢慢往外拔,别急,听我的,不要乱来。」
    我遵命慢慢地退出,非常小心地、一毫米一毫米的退出,当快完全退出时,静静又发令了。
    「现在慢慢地插进去,要慢。」
    我一怔,这是怎么回事?不顾多想就遵命执行,肉棒又一毫米一毫米地插入静静的直肠里。
    「停止!慢慢往外拔。」
    「现在慢慢插进来。」
    「……」
    大约十几个来回以后,觉得进出滑润多了,只是有一种油腻的感觉,我机械地往复运动着。
    「噢……噢……噢…噢呀……呀…啊…啊……啊啊…啊呀呀……肏…哦……肏屁屁…喔……怎么…这样舒服……喔……喔……舒服…啊…啊…啊呀……呀…用力…用力……呀……啊…啊…噢呀……」
    不知何时静静已经兴奋的欢叫了,我也感到了这里与前面的不同,这里非常紧,紧紧的包裹着肉棒,进出不像前面那样痛快,但成倍增加的摩擦感更加令人兴奋,只是无论你插得有多深都触不到那个花心,这一点有些不足,但静静一张一弛的配合恰到好处,其力道远大于膣腔,更叫我血脉贲张。
    奋力进攻了百余回合,静静已极度兴奋了,我的阴囊沾满她热乎乎的淫液,肉棒也在她一阵阵悸动下而进出困难。
    我又把静静绵软的身子翻过来,抄起她两腿,发现她的肛门依然洞开着,于是肉棒又轻车熟路地插进去了。
    现在就不必顾及捅到什么地方了,只管一味狠插,依然大开大合,从感觉上知道有时插进骚洞有时捅进后门儿。静静在我这番不讲招式的蛮攻下醒过来,见我这样胡插乱捅也兴奋起来。
    「啊……好…兵兵……用力…用力肏……肏我……哦…呀……以前…老…白也想…呀…进我…我的屁…屁眼儿…但…啊…啊……我害怕…哦…没…没让他…噢呀呀……今…今天倒…噢……便宜…呀……哦……你了呀……噢呀呀……真…真不知道…呀……肏…肏屁…眼儿也……哦哦……这么…啊…舒服…兵…兵兵…你…你…真是……噢…噢……噢呀呀…玩…玩儿……女…女人的……哦……祖宗哎呀……哦……舒…舒服得……都…噢……不…不知道……呀……你肏进…噢…那儿…噢呀……啦啊呀……肏死…噢…我……啦……」
    随着静静即将被推上高峰,我也逐步掌握了一些窍门,可以準确地插进她的任一个洞口,当她再次喷出稀薄的浪水时,我把滚热的浓精射入了静静的大肠深处。
    我疲惫地把静静的身子摆正,随即爬上床搂着她甜甜的睡去了,当我沉入梦乡前看了一眼已经泛白的窗口。
    我在迷迷糊糊中好像听到低低的啜泣,随即感到静静在我怀里轻轻地颤抖。我竭力睁开眼睛,看见她把头埋在我的胸前,肩膀依稀可见轻微的抖动。
    「怎么了?好静静,告诉我是怎么了?」
    她没有回答,只是更紧地搂着我。我试图抬起她的脸,但她更加用力地扎向我怀中,摇头在我胸膛上磨蹭,我感觉到泪水涂抹在胸前凉丝丝的。
    「为什么?告诉我。」
    我托着她的下巴抬起她的脸,泪水擦乾净了,可是眼圈红红的,鼻翼在不停的扇动。
    「为什么哭?是因为我弄疼了你……对不起,我真是……」
    「不!不是那样的,你对我怎样我都愿意,是因为你……你……今天就要走了。」说着委屈地又要哭出来。
    我感动地搂紧她说:「小静静,你真是的,我不走不就完了,还至于哭,羞羞哇!」
    她急忙打住我的话头说:「不,不可以,你今天必须回去,如果引起你妈疑心就麻烦了。」
    我心里『咯噔』一下,真的,要让她知道了可不得了,恐怕有大麻烦呢,心里忐忑起来。
    她见我如此,就拍拍我的屁股说:「别怕,我想也没什么,她不会想到这个的。甭说她,我在见到你的时候也没想到会跟你…让你给……」她住口不说了,红着面孔闭眼不知在想什么。
    我翻身压在她身上,双手捧着她此刻异常娇艳的脸问:「小静,看着我,你让我怎么了?说!」
    她忽闪着长长的睫毛看了我一会儿又闭上了。
    我用肉棒摩擦着她两腿之间那块儿嫩肉,胸膛揉压她的硕乳说:「还不说,再不说看我怎么收拾你!」
    她依旧闭目不语,可脸色愈加娇艳,身体也随着我的动作扭动,呼吸逐渐快起来,最后抬手抱住我的脖颈,扭动骨盆试图吞下我火热的肉棒。
    可不能让她就这样得逞,我有意不使肉棒滑进她那张饥渴的『嘴』,反而加大了摩擦的频率。
    「给我!给我!兵兵,别吊我胃口,快进来!」
    「你不说就不进去!」
    「你好坏,我是没想到让你肏得这样昏天黑地、七荤八素的。快进来吧!」
    「先回答问题,你说进来,是进到哪儿?」
    「你!要了命了!是……是插进屄里呀!快!快肏我吧!」最后都带些哭声儿了。
    我略调整姿势,阳具猛然戳进她早已湿漉漉的膣口一贯到底。
    静静『嗷』的一声脸色煞白,身体也因为剧烈的疼痛而僵硬。
    仔细查看之后,发现洞口已经微微肿起,阴蒂也有些肿胀地凸显着,昨天发现的伤处扩大了,整个阴门红肿着使洞口封闭起来,肛门似乎也有些肿胀,褐色的褶皱中间隐隐现出红色。
    「对不起!这可怎么好,怎么办呢!」
    「算啦,不怪你兵兵,是我太馋了,谁让我犯骚吶。你赶紧回去吧,要不非让你肏残废喽,我实在怕了你了,我肏屄的祖宗!」说着狠狠地亲了我一口。
    静静执意送我回城里,在莫斯科餐厅请我吃了一顿丰盛的大餐。

友情提示:请勿长时间观看成人影视,注意保护视力并预防近视,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

版权声明: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站点自动搜索采集信息,相关链接已经注明来源。

联系邮箱:mukd8900@gmail.com 激情综合站:狠狠撸电影网_久草在线无码av亚洲_怎么撸管_中学女生帮男生撸管 为海外华人服务,提供综合成人信息,免费的综合成人精彩内容。

站点申明:本站内容均收集于互联网,网站在美国进行维护,受美国法律保护。本站无意侵犯任何国家的宪法,如果当地法令禁止进入,请马上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