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姦熟女姨妈

    时间:2018-09-24 当武华新走出校门时,天色已经开始变暗。跨过人来人往的马路,走进一条安静的小巷,向左一转,便出现了一座乳白色的公寓楼。这幢小楼的302号公寓,便是他最小的阿姨李茹菲的家。这里也是他临时的住所。
    菲姨,我回来了!刚打开门,武华新就在玄关前叫了一声。
    华新回来了吗?快进来吧!从厨房里传来了一个温柔而清脆的声音,而后一个身着粉红色连衣短裙、腰系绿色围裙的美貌少妇翩翩地出现在饭厅门口,手里端着一盘热气腾腾的玉米汤。
    她就是李茹菲,武华新的小阿姨,今年三十岁,是市国税局的公务员。由于在大学里教书的丈夫上个月出国培训去了,要明年才能回来,所以她痛快地答应了姐夫武雄的请求,让十三岁的华新寄宿在家里。
    先不说茹菲的家离跃龙中学很近,单说武华新这孩子,她就已经喜欢得不得了,疼他爱他丝毫不亚于他的父母,照顾他对她来说其实是件很开心的事。而且自从她的姐姐、华新的亲生母亲去世后,李茹菲更是觉得有必要以十二分的热情来对待华新,以便让他不至于感到孤独和冷漠,使他能茁壮地成长,也算是尽了对姐姐的一份情谊。
    渴了吧,华新?赶紧先喝口水,马上就吃饭啦!李茹菲将手中的菜放在桌上,快步走上前来接过华新的书包,今天功课还好吧?累了的话,饭后就洗个澡再做功课!她的言语中充满了关爱。
    好的!谢谢菲姨!武华新一见到茹菲就忘记了学校里所有的烦恼,我都饿坏了,赶紧吃饭吧!不等说完,他已经跳到了饭桌边,一边舔着嘴唇一边伸手就要拿筷子。
    又忘了吗?李茹菲急忙轻拍了一下他的手,微笑着摇了摇头,都教你多少次了?先洗手去。
    哦!武华新吐了吐舌头,转身跑进了浴室,哗哗地洗了洗手,而后又一溜烟地跑回了饭厅,重新来到座位上。
    现在可以吃饭了吧,菲姨?他故意苦了苦脸,再不吃,我的胃就要被消化掉啦!
    李茹菲噗嗤一声笑起来,好好好!可以吃了,我的小馋猫!说完,她解下围裙,来到自己的位子,微微合上雪白修长的大腿,弯下腰,优雅地坐了下来。看着武华新狼吞虎咽的样子,她慈爱地笑了笑,轻轻地拿起筷子,开始进餐。
    七点左右,武华新吃完晚饭,和李茹菲说了一声,便又穿上鞋开门出去了。
    他已经养成了和大人一样的习惯,每天饭后都要在楼前的花园里散步半小时。
    早点回来,别误了作业!耳边响起李茹菲关爱的声音,武华新来到走廊答应了一声,关上了门。
    正准备下楼,忽然迎面从楼梯上走下来一个和他年纪相仿的男孩。
    武华新一见,急忙低下头就想跑开。
    小武!那男孩叫了他一声,武华新只得硬着头皮站在原地,等他来到跟前。
    这个小孩叫刘雾,是国税局副局长的儿子,住在六楼。他也是跃龙中学的学生,今年十四岁,上初二。说起这刘雾,也是个小色鬼,由于父母亲都是官员,经常在外出差,对他疏于管教,使得他异常贪玩,又仗着家里有点钱,经常在外面和一些小混混搅在一起,因而逐渐变成个小花花公子。
    我还有事,先走了!武华新一见到他就心里发毛,只好先走为上。
    喂!你站住,晚上你能有什么急事?刘雾好象今晚就是沖武华新来的,他当然不会轻易放他走。我说你跑什么呀?刘雾三步跳到他面前,拉住他的手,怎么样?上次很爽吧?呵呵!你打算怎么感谢我呢?哈哈!
    哦、哦,上次的事……会不会被我阿姨发现?而且,这样不道德吧……
    武华新支支吾吾地说,好象痛处被人戳到一般难堪起来。
    哼!不道德?你少说这些正经话行不?当初你在偷窥时可是兴奋得要死!
    在我面前你还装什么!?而且我们隐蔽得那么好,你阿姨才不会发现呢!刘雾歪起嘴,阴阴地说道,再说了,说不定你阿姨很喜欢让别人偷窥她呢!你没看上次她换衣服时的那副骚样吗?穿了条镂空内裤还在镜子前面转了那么多圈,其实肯定是她发现我们躲在柜子里偷看她,她为了向我们展示她茂盛的阴毛,所以才故意这样做的啦!
    才、才不是呢!你、你小声点!我菲姨不是那样的人…………感觉到李茹菲的人格受到玷污,武华新本想为她反驳几句,可他还是先回头看了看家门,生怕李茹菲从里面走出来。
    不懂了吧?说你该听我的就是没错吧!其实女人都是这样的,脱了衣服就变淫蕩了。黄片上都这么说的!刘雾好象得胜将军一样高兴,上次看你多没出息,吓成那样!实话告诉你,上次如果你听我的,我们当场从柜子里跳出去,我保证你阿姨会爱我们还来不及呢!他越说越得意,你不就是想看她的奶子和骚穴吗?那时我可以叫她把衣服裤子全脱光,心甘情愿地让我操她个过瘾,你想从哪个角度看就从哪个角度看…………
    你、你说什么?武华新吓了一跳,操她个过瘾?你想干什么!?她是我的阿姨!当初我们可不是这么约定的!你怎么…………
    咳!是我说过头了,该掌嘴,我掌嘴!哈哈!我这人就这样,嘴巴比手厉害。有时就是说个高兴,没别的意思。你放心,我们就是想看看,解个闷,你说对不?刘雾发觉说错了话,连忙改口。
    武华新转念一想,的确,这个刘雾就是个牛皮大王,再说他也和自己一样还是个孩子,对他的话不必太当真。不过他打心里不喜欢这个家伙,可惜自己当初又按捺不住色心,在他的纵容下一起偷窥了李茹菲换衣服,现在想想还真对不起他的菲姨,如今想把那刘雾甩开还真不那么容易,这家伙比502胶水还粘人。
    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武华新急忙要开溜。
    哎!你等等嘛,那下次怎么进行呀?刘雾急忙又来抓他的手。
    没下次了吧!我、我还是先走啦!武华新躲过他的手,向楼下跑去。
    难道你真的不想看她的毛穴吗?上次差点就看成了…………听到刘雾这么说,武华新用手指堵上耳朵,飞快地跑下了楼。
    妈的,这个刘雾算个什么玩意!来到花园后武华新仍在心里暗骂,可是自己又不能和他明着翻脸,谁让自己一失足和他一起做了坏事?到时出了事,他家里财大势大,什么也不用怕,我武华新这小穷人肯定就玩完了。所以,还是先躲着吧!
    没错,这花园也不能待了,还是到外面走走吧,找机会再溜回家去。
    想着,武华新跑出了公寓楼小区。
    对着一盏盏街灯,对着马路上的车水马龙,武华新百无聊赖,渐渐地他的思绪又回到了偷窥的那一天,回到了李茹菲卧室里的那个大衣柜里,回到了那精彩的一幕幕香艳镜头前。那是他难以忘怀的一天。
    那是在上周二的晚上。
    武华新吃过晚饭,照常在楼下的花园里散步。今天老师没有布置作业,所以他的心情特别好。
    当他吹着口哨来到花园中心的喷水池边时,发现池边的石凳上已经坐着一个人,而且那个人正在沖他招手。
    那人正是刘雾。
    武华新的心里当时咯?就是一响。这个刘雾可是他又怕又爱的人——作为年纪相仿的一代人,刘雾和武华新有着很多相同的爱好,甚至是色情方面的倾向,刘雾经常借一些色情杂志给他看,有时还趁大人不在之机偷偷带着华新一起到他家观赏黄片,这些都使武华新对刘雾有种亲切感。
    但是这个刘雾实在是个早熟的种子,对于男女之事谈论起来总是滔滔不绝、理论多多,连人小鬼大的武华新也自愧不如。
    更让武华新担忧的是,刘雾还是个危险的种子,他并非是纯粹为了色情而色情,也就是说他的性沖动并不象武华新那样单纯,而是超越了人的自然性需求,夹带着许多复杂的阴险的成分,武华新也说不清刘雾到底包藏着什么心思,只觉得这个小孩根本就不是小孩,对他不可推心置腹,不可深交。
    见他在招呼自己,武华新只得走上前去,和他坐在一起。
    武小弟,今晚兴致不错呀!刘雾说起话来也跟大人差不多,和他十四岁的年龄一点也不相称,你我兄弟俩,我就单刀直入,不说多余的话了。他说话倒也不拐弯抹角。
    哦?什么事?武华新心里暗想谁是你兄弟,表面上只得应付着。
    就是前天我和你说的那个事,你应该下决心了吧?今天可是个绝好的机会呀!刘雾的脸上布满了坏笑。
    那个…………武华新骤然紧张起来,因为他知道,刘雾所指的是什么。
    大概在一个月前,武华新在与刘雾一起看黄片的时候,曾经流露出对李茹菲身体的渴望。当然,这只是他兴奋时随口说说,而且这种渴望只停留在窥视,他根本不敢对他敬爱的菲姨有任何进一步的非分想法。
    而当时刘雾就象捡到金元宝似的跳了起来,说只要华新按他的计划来办,就能偷窥到李茹菲的身体。武华新觉得很尴尬,正想拒绝,刘雾则半央求半强迫地对他说,大家是兄弟,只要能帮助他,今后他也可以帮助武华新偷窥刘雾家的年轻保姆之类的云云,因而武华新没有当面拒绝他,也许也因为他的内心确实对李茹菲有很大的向往吧。事后,武华新才觉得有些后悔。
    没想到今天,刘雾真的又提起这事来。看来他是计划已久了。
    难道你还在犹豫吗?你的阿姨是绝对难得一见的美女,能一睹她的玉容简直是人间极乐事呀!刘雾见武华新还在犹豫,瞪大了眼睛说道,你的脑子该不会有问题吧!这样的机会别人烧高香也求不来,也只有你才有这样的机会!真不敢相信你还会有任何的迟疑!该不会生病了吧?他做出抚摩武华新额头的手势。
    不是啦!我只是…………武华新被他这么一说,心里开始变得有些蠢蠢欲动。
    别什么只是不只是的啦!我刚才看见她去超市买东西了,我们正好潜入她的房间!刘雾急切地说道,好了!就这么定了!一会我就上你家找你去!快去准备准备吧!说完,不容武华新说话,他就头也不回地跑了。
    十分钟后,李茹菲的卧室里。
    武华新站在李茹菲床头的那个大衣柜前来回踱步,内心矛盾重重,却又觉得异常兴奋,心跳好象比平常快了一倍。
    他看了看那白色的大衣柜,有两扇大橱门,一扇门上镶着大块的镜子,镜子下面是两个抽屉,里面装着李茹菲的贴身内衣;另一扇门则装了许多道通风槽,又细又密,橱内却是些御寒的不常用的衣服。
    从衣橱里面可以通过那些通风槽看到外面的景象,而外面却很难看清里面的动静,而且这衣柜很高,装下一两个人完全不是问题。即使人躲在里面,也不用担心橱门会被打开,因为里面的衣服只有冬天才用得上。
    这个衣柜的确是个绝佳的偷窥场所。
    难道真的要这样做吗?武华新心里踌躇起来。真的要和那个小色鬼一起偷窥他漂亮温柔的菲姨吗?真的要无耻地玷污她的神秘和美丽吗?平常所看见的是她的外表,她那总是将上衣撑得高高的胸脯,她那被紧身裙包裹得鼓鼓的臀部,她诱人的筒裙中那肉色长筒袜与蕾丝内裤交会尽头的那丛若隐若现的阴毛,以及她衣服下所掩盖的所有一切,难道今天都会被他和刘雾尽收眼底吗?
    那可是他梦寐以求的美景,然而却要和那个无耻的刘雾一起分享,武华新心有不甘。
    可是现实却容不得他回绝。
    刘雾很快来到门口,敲开了大门,紧张地说了声她来了!便飞身跳进了房间,不由分说地拉起武华新,匆匆忙忙地穿堂而过来到卧室,慌慌张张地挤进了大衣柜,关上了橱门。武华新甚至还没来得及看清他手上拿的是什么,就只能屏住呼吸与他一同蹲在衣柜里。
    果然,不到半分钟,他们就听到隔壁大门被打开的声音,接着是两声清脆的高跟鞋落地声,而后便是拖鞋轻踏地板的走路声,逐渐逼近这个卧室。武华新的心骤然紧张起来,他知道,李茹菲来了。
    卧室的门终于被推开了。虽然通风槽能帮助他看清卧室里的情景,可是武华新却根本不敢睁开眼睛去看。他自己也不清楚为什么会这么胆小起来。明明是自己朝思暮想的事情,可当它真正发生时,自己却没有勇气去看上一眼。蹲在拥挤的衣柜里,他紧紧地闭着眼,索性不去想任何事情,耳边只传来刘雾不断急促的喘气声。
    忽然,他听到了唏嗦的衣服落地声,顿时觉得热血沸腾、心潮涌动。
    难道真的开始了吗?看,还是不看?
    他的心更加剧烈地颤动,脑海中涌现出火一样汹涌的爆炸感。整整一分钟,他的思想在激烈地斗争。
    就在他欲火焚身而不知该不该睁眼偷看时,忽然听到了身边一声惊呼,虽然很小声,但是却扣动了他的神经,他知道,那是刘雾!
    武华新急忙睁开眼睛,发觉刘雾的脸正紧紧地贴在通风槽上,颤抖着身体向外张望。觉得落后的武华新连忙也照着样,将眼睛贴近通风槽往外看去,他一眼就看见了床边的椅子上放着的一套白色的洋装筒裙,那正是李茹菲刚才穿着的外衣!而更让他喷血的是,床头的被单上就躺着一条乳白色的胸罩!
    武华新猛吞了口口水,用眼睛继续在细小的缝中寻找着心中的猎物。终于,他的目光来到了衣柜镜子前,在那里,他惊喜地看到了他的阿姨李茹菲的身影。
    他看见了一个娇美的面容,一对雪白修长的腿,那全透明的蕾丝无纹内裤,以及内裤映衬下她小腹末端那一丛乌黑浓密的阴毛!就在他的眼睛开足马力准备将李茹菲的下体看个够时,一层纱布突然挡住了他的视线。可惜,他迟了一步,李茹菲已经换好了衣服,披上了浴袍,准备去洗澡了。而武华新所看见的正好是她合上浴袍前最后的优雅的动作——当然他看的重点不是她手上的动作。
    随着李茹菲缓缓走出卧室,武华新瞪着眼,不甘心地目送着她的背影离开,几乎欲哭无泪。而身边的刘雾也唰地一声滑倒在衣柜里,不停地喘着粗气。在黑暗中,刘雾感歎不已:这辈子我算没白活了!算是没白活了!啧啧啧…………
    那奶子,真他妈的丰挺!那屁股、那骚穴,真叫一个绝呀!
    武华新心里剧烈地一震,刚才李茹菲换衣服的样子肯定全让刘雾看到了!他敬爱的阿姨李茹菲,一位温柔矜持的女公务员,一位成熟性感的少妇,在她的卧室里,毫不知情地将她的裸体、她的乳房、她的屁股甚至她的阴户,都毫无保留地展示在刘雾这个小流氓的眼前,让他痛痛快快地看了个够!造成这一切后果的竟然是他武华新!而他自己竟然因为胆小而错过了这极品般的美景!
    武华新差点就哀号起来,他狠狠地用拳头砸在衣柜壁上,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当浴室传来关门的声音,刘雾愣愣地走出了衣柜,一边咽着口水,一边摇着头,独自念叨着美不绝口,缓缓地走出了李茹菲的卧室,走出了武华新的家门。直到这时候,武华新才看清楚,刘雾手上拿的是一架数码相机。
    看着刘雾失魂落魄地离开的样子,武华新的心在流血。
    武华新自己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回的家。
    当他刚踏进玄关时,上周那一幕幕令他扼腕歎息的景象依然历历在目。他知道自己不能恨刘雾,因为整个偷窥事件的主犯应该是他自己,而面对着美丽的裸体却不敢睁眼看,又岂能怨得了别人?
    然而他心里却始终觉得不甘心。李茹菲是他的阿姨,可是却平白无故地让刘雾这个外人将她的裸体结结实实地看了个够,武华新哪能甘心?
    他歎了口气,换上拖鞋,走进客厅,这才发觉房间里很安静,只有浴室里不时地传来滴水声。
    李茹菲在洗澡!
    顿时,他的脑袋开始充血,心跳突然加剧,联想着上周的镜头,他的下体竟怒然勃起。他闭上眼,眼前仿佛出现了无数镜头,在这些镜头中,全都是李茹菲的裸体,但是武华新始终只能看到她的背影,而那个刘雾却一直站在她的身前,尽情地从正面欣赏着李茹菲赤裸玉体的每一寸肌肤。
    武华新就觉得脑袋要爆炸般的难受,他发疯似地沖进李茹菲的卧室,来到那个给他带来无限诱惑的衣柜前,大口大口地喘着气。终于,他狠下决心,用力地拉开了衣柜的橱门,迅速钻了进去。当橱门被关上时,卧室里再没有一点声音。
    武华新闭上眼,默默地承受着衣柜中的闷热与黑暗。
    当他再次睁开眼睛时,发觉卧室里已经亮起了灯光,而且他还听到了卧室大门被关上的声音。
    武华新就如同被刺扎了一下似的,猛地振奋起来,慌忙将眼睛贴在橱门细密的通风槽上,往卧室里张望。
    原来李茹菲已经洗完了澡,刚刚回到自己的卧室。通过窄小的通风槽,武华新发现李茹菲身披白色短浴袍,裸露着两条雪白修长的大腿,正缓缓地向他藏身的衣柜走来。
    武华新顿时热血上涌,浑身开始颤抖。
    天哪!这不是在做梦吧?难道她要在这衣柜的镜子前面换衣服吗?
    武华新的下体突然开始膨胀,面对这突如其来的刺激,他显然还准备不足。
    到底她会不会换衣服呢?她的那个部位真的会暴露出来吗?我到底该不该偷看呢?我该看多久呢?…………武华新的大脑开始混乱。
    当他再次把眼睛贴到通风槽边时,他差点就把血喷了出来:因为李茹菲一站到镜子前,就将她身上唯一的一件衣物——她的那条白色短浴袍轻快地脱掉了,于是,她那耀眼的裸体完全呈现在武华新的面前。

友情提示:请勿长时间观看成人影视,注意保护视力并预防近视,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

版权声明: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站点自动搜索采集信息,相关链接已经注明来源。

联系邮箱:mukd8900@gmail.com 激情综合站:狠狠撸电影网_久草在线无码av亚洲_怎么撸管_中学女生帮男生撸管 为海外华人服务,提供综合成人信息,免费的综合成人精彩内容。

站点申明:本站内容均收集于互联网,网站在美国进行维护,受美国法律保护。本站无意侵犯任何国家的宪法,如果当地法令禁止进入,请马上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