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月大陆 第七章 再次召见

    时间:2018-09-24 「什么?克里夫要与叶天龙决斗!」不管是吉里曼斯还是尤那亚一听到这个消息都是一脸的不信,但接下来的反应两人是各不相同。马可布威嘴巴一撇,冷笑道:「那个家伙还真是有意思,才到帝都居然就和克里夫约斗。连我都没把握击败克里夫,叶天龙倒真会是找对手啊!」尤那亚的心中先是一喜,又不禁后悔自己的决定下得太快了,可能那个大代价白花了,也许用不到那招棋,他的心愿就已经达成了。吉里曼斯则是顿足大骂,道:「叶天龙也太不知好歹了,居然会和帝都四剑客中以快剑出名的克里夫决斗,真是找死啊!枉费我的一番心机了。」杰夫特阴阴一笑,道:「大人多虑了,其实这战无论输赢,我们都是有好处的。叶天龙胜了,他就得罪了中立的一派,因为克里夫的父亲是中立派的重要人物,他只有选择加入我们了;如果他败了,则说明他不值得我们下气力去拉拢,省得白费本钱。」这一番话说得吉里曼斯转怒为笑,连连点头,对杰夫特大加讚赏。在回府的路上,摇着军扇的乔给沾沾自喜的杰夫特浇了一盆冷水。「大人以为左宰他不知道其中的厉害关係吗?」杰夫特闻言心中一惊,抬眼望着这个来自冥数教的高手。「那头老狐狸早就心中有数了,他在故意装傻呢!」乔接着说出自己的看法,「说不定连这次决斗也是他安排的呢!」不过这一点,他倒是将吉里曼斯高估了。吉里曼斯是想过要试试叶天龙的身手,但还没有这么快,这突发的事件倒让他省了不少心。现在吉里曼斯正接到一个让他更加高兴的消息,问剑斋的人两天内就要到达帝都了。他是在密室内接待了为他传递情报的甘宗明,因为甘宗明是他的另一颗棋子,一颗在暗处的伏子。望着略显忧郁的甘宗明,吉里曼斯语带关切地说道;「怎么啦,身体不舒服?」甘宗明恭敬地施礼道:「大人,他们这次总共来了十三个好手,都是剑主的得意弟子,无不是以一挡百的好剑手。」吉里曼斯满意地拍拍甘宗明的肩膀,说道:「这件事你做的很好!她有没有起疑心啊?」甘宗明犹豫了一下,说道:「没有!」「好!好!」吉里曼斯望着眼中满是期待的甘宗明,心中暗笑,但脸上还是十分关切的,说道:「她在后面等你呢!快去吧!」甘宗明大喜道:「多谢大人!」说罢,如一阵风般冲出密室。他没有看到背后的吉里曼斯眼中那一丝怪异的神色。
      ※ ※ ※无忧宫的后花园,九曲桥西侧的鞦韆架上坐着一个容貌清丽的少女,面如芙蓉,柳眉淡淡似春山,双眸盈盈恍若一弯秋水,冰肌玉肤欺霜赛雪,秀目灵动间华贵之气显现。最让人惊奇的是她晶莹嫩白的纤指上戴着一个黑玉指环,要知道这种指环全大陆也不超过十个,它是经魔法公会的长老大会严格考核后颁发给大策法师的。在风月大陆上会魔法的人基本上可分为四种,分别是白朮士、魔剑士、黑术士、策法士。其中白朮士擅长白魔法,以及防御和修复性的魔法;黑术士擅长攻击性的魔法和可怕的黑魔法;魔剑士则精于一至二门的魔法,以及高超的剑术;而策法士是唯一擅长黑白魔法的人。魔剑士和策法士经过进一步修炼便可升级成为魔剑师和策法师。这是因为人类和其他族类者不同,魔法只能是有资质的人才可以修炼的。有些人天生与魔法有缘,适合修炼各种魔法,而不同的魔法对不同的人也有不同的适应性,如果没有达到一定的程度,却去强行修炼的话,就有可能招致形神俱灭的下场。被誉为大陆上最强策法师的路德奥就是因为强行修炼终极魔法「法无天地」而形神俱灭。之后,再也没有人敢修炼「法无天地」了。因为黑白魔法同修带有很大的危险性,资质稍差的人则更加容易出问题,所以世上的策法士是越来越少了,倒是单练一门的魔剑士越来越多了。这样一个清丽少女,看年纪仅十五六岁,居然是个大策法师,真是让人不敢相信。此时她正无聊地踢着一双小巧玲珑的纤足,让鞦韆架微微蕩着。忽听远处传来一个清脆的女子声音,叫道:「公主殿下!公主殿下!」细碎的脚步声响起,两个身穿大红锦衣,年约十四五的少女飞奔而来。到了九曲桥边,只见她们莲足轻点,娇躯腾空而起,三两个起落间便越过了桥身,显出她们一身不俗的功夫。望着两个侍女一前一后来到自己的面前,美丽的公主柳眉微蹙,责备道:「怎么这么迟,我都等了好长时间了。」说着,纤指轻弹,也不见她怎么作势,两点火星从葱白指尖上飞出,直奔向两女的胸前。知道这位公主的脾气,两个清秀的侍女乖乖的站着不敢躲避,提心吊胆地望着一朵火花朝自己微隆的胸脯飞来。眼看着就要碰到衣服了,那火花突然一闪,立时消失了。两人都暗中鬆了一口气。「这次就先饶了你们。」美丽的公主从鞦韆架上跳下来,走到两个长得一模一样的侍女面前,焦急地问道:「有什么有趣的消息啊?」稍微靠前的那个侍女用她那清脆的声音说道:「公主殿下,明天他们要决斗了!」「谁?是哪两个家伙?」公主秀目一亮,对那个一直没有开口的侍女说道,「小秋,你来说吧!」「是!公主殿下。」小秋恭敬地说道,「是新升为万骑长的叶天龙男爵和克里夫少爷。」「嘻!就是刚才被殿下您淋得像只落汤鸡,胆大妄为的好色鬼和那个自命不凡爱耍威风的花花大少。」那个声音清脆的侍女不甘寂寞,在一边接口道。公主不禁笑骂道:「小春,我又没叫你说。你还真是牙尖齿利,小心哪天被谁把你的舌头割掉!」小春将粉红的小香舌轻吐,笑嘻嘻地说道:「公主殿下,那些还不是您说的嘛?」然后她学着公主的口气说道:「一个带着女人招摇的家伙居然在朝觐父皇时还这么不老实,连行礼时都敢偷看,真是胆子不小啊!小春,我们给他点颜色看看!」小秋在一徬惶恐地说道:「姐,你少说几句吧!不管怎么说,别人都是帝国的贵族,我们这些小丫头怎么可以这么讲呢!」公主纤手一摆,毫不在意的说道:「你们两姐妹真有意思!孪生姐妹居然是完全不同的两种性格,要不是你们两人长得一模一样,我真怀疑你们不是亲姐妹了。」然后指指小春,道:「你这么喜欢说,那以后都由你说吧!」小春施礼道:「遵命!公主殿下!」然后她兴致勃勃地说道:「殿下,您知道吗?他们是订了决生死的约斗。」「哦,这在贵族中倒很久没出现过了。他们有什么解不开的仇恨吗?居然要进行生死决斗。」小春香肩一耸,道:「这就不知道了!按说叶天龙才刚到帝都,不会这么快和别人结仇的。」公主挥挥纤手,说道:「算了,我们还是别管这些事了。」她轻灵地做了个如蝶舞般美妙的姿势,高兴道:「我们还是去练功吧!」此言一出,小秋和小春马上俏脸变白,四只嫩白的手掌齐摇,齐声叫道:「公主殿下,您还是找别人吧!比如说那些武艺高强的宫廷侍卫,奴婢还想多休息几天。」公主跺脚道:「没用的丫头,……」心思灵巧的小春眼珠微转,打岔道:「殿下,您不想去看他们的决斗吗?」公主的注意力果然被移开了,小巧红润的樱唇微扬,用她那又俏又甜的声音说道:「两个傻瓜砍来杀去,倒也有点看头的。不过……」她笑吟吟地望着小春,「这种靠蛮力的打法看来看去都差不多,没什么新意。」「蛮力?!」小春在心中叫道,她是知道克里夫的实力,那可绝不是用蛮力来形容的。「有几个能像你这样天赋绝顶的,小小年纪就拥有一身举世罕见的魔法。」心里这么想,小春那小小的俏脸却现出一副深有同感的模样,应道:「是啊,他们那些笨家伙怎么能像公主殿下您一样有头脑,他们除了用这种笨笨的办法来显示自己的实力外,哪里想得出别的好办法来呢?」这记小小的马屁拍得公主笑靥如花,大为高兴,只见她乌溜溜的眼珠一阵转动,突然脆生生地说道:「不如我们给他们弄点好玩的。」小秋心中大呼不妙,刚想开口反对,她那个孪生的唯恐天下不乱的姐姐小春早已举双手赞成了,急道:「好啊!好啊!公主殿下您快说吧!」公主的俏脸上浮现出甜甜却是让小秋心跳的笑容,这样的笑容小秋十分熟悉,每当这个公主一想出作弄人的法子时就会露出这个笑容来,而且想法越疯狂,那笑容就会越甜,特别是像现在这样的笑容,小秋尤其记忆犹新。记得那是在半年前看到过同样的笑容,那次的后果就是将朝觐堂烧塌了一半,让几个大男人在宫中表演了一番裸奔。真不知道这次这个刁蛮公主又会想出什么可怕的主意来,她不禁为那两个明天要决斗的人担心,老实说她对克里夫的印象很好,毕竟长相英俊潇洒的男人总是会让少女心动的。公主的秀目闪过古怪的神色盯着小春,直看得她芳心发毛,俏脸上的笑容变得生硬起来,浑身感到不自在。正当她芳心忐忑不安地想要探听一下,公主已经移动莲步往王宫去了。两个可怜的侍女连忙随后跟上。
      ※ ※ ※就这样,叶天龙和克里夫决斗的事在有心人的传播下,很快成了众人口中的主要话题。好事者甚至开起盘口,让人下注赌两人的输赢。自然大多数人都看好位列帝都四剑客之一的克里夫,毕竟叶天龙只是个从地方刚上来的默默无闻的人,在帝都谁知道他是老几。这些事叶天龙自然是不知道的,这时候他正在苦眉愁脸地望着面前的柳琴儿,他们现在是在飞凤府的后院。自被克里夫这一事打岔后,叶天龙再也没有兴趣向柳琴儿追问了,柳琴儿也一言不发地陷入深思之中,两人就这样一路无言地埋头策马赶回飞凤府。一到府里,等叶天龙换过衣服,柳琴儿就将他拉到了后院,让叶天龙真正施展了一下他的拿手武功,结果让柳琴儿大惊失色,不禁为之顿足。柳琴儿她以前在帝都的时候就和克里夫切磋过,对他的实力有很深的印象,她知道凭叶天龙现在的身手,明天的胜算几乎可以说是没有。原来,叶天龙的身手对付那些小角色是绰绰有余的,但离真正的高手还是差了点,而克里夫偏偏就是一个真正的高手。在四剑客中克里夫是以剑术如风出名的,老实说,在帝都想找一个比克里夫的剑法更快的人还真是困难重重。看到叶天龙一副不信邪的样子,柳琴儿不禁气忿忿地道:「你看仔细了!」说着,她将一根树枝抛到半空中,叶天龙刚想开口询问,却见剑光一闪,柳琴儿拔出了宝剑。叶天龙就觉眼前一花,柳琴儿娇躯漫舞,恍惚是一下子多出了好几个柳琴儿一般,空中的白虹连闪,破风声不断。「唰!」的一声,柳琴儿将宝剑入匣,空中那根树枝变成长短如一的木块,如雨点般纷纷落下。柳琴儿脸不红气不喘,对叶天龙说道:「你看清楚总共是几剑吗?」叶天龙沉吟了一下,迟疑道:「十八剑?!」「总共是二十一剑!」柳琴儿摇头道,「不信的话,你可以数数地上的树枝。我三年前离开帝都时,克里夫的「闪动连击」有连出十九剑的实力,想来现在他也差不多有这个水準吧?」叶天龙尴尬地笑了一下,说道:「我知道我的剑术不大好,不过打架我是很厉害的。」柳琴儿又好气又好笑,跺脚道:「我的大少爷,现在你是和人家进行决斗,一招一式都有专家在一边见证,可不像在街头打架斗殴,混战一气。」看着不好意思只是望着自己呵呵乾笑的叶天龙,柳琴儿不禁埋怨道:「知道自己的剑术不好,干吗还要接下别人的挑战书,也不先问我一下?这下好了,……」叶天龙嘴巴一歪,道:「看那个家伙望你的眼神,就知道他对你不怀好意,你说我能忍受别人对我叶天龙的女人动脑筋吗?」柳琴儿俏脸一红,娇嗔道:「谁是你的女人?」叶天龙眼珠转了转,上前涎着脸搂住柳琴儿的纤腰,在她耳边轻笑道:「对,对,对,你不是我的女人,你是我的好妻子!」说完,在她嫩滑的玉脸上轻吻了一下。柳琴儿软弱地依偎在他的怀中,口中轻声道:「天龙啊,别人怎么样想何必去管它,你还不知道我的心吗?我早已将自己看作是你叶家的人了,你为什么要逞一时之勇呢?」叶天龙抱着这个情深意重的美丽佳人,柔软丰满的动人胴体传来无限美好的感觉,他深为感动地轻吻了一下她那娇艳欲滴的芳唇。那知道柳琴儿突然情动似火,反手抱住他的头颈,将个香唇紧贴,用力地和他痛吻起来。樱唇轻启,嫩滑的小香舌如同灵蛇一般滑进叶天龙的嘴里,在他的舌头上下又拱又顶,热情地挑逗着,瑶鼻中连连发出呜呜的娇吟。好半天,柳琴儿才娇喘吁吁地推开叶天龙,美丽的明眸中闪着隐隐的水雾,软弱地说道:「天龙,我好害怕啊!你现在还不是克里夫的对手,你叫我怎么办呢?」叶天龙不服气地说道:「还没有比过呢,你就知道我不如他?」其实这话也是他嘴硬罢了,男人总要在女人面前逞强,哪里肯示弱。尤其在像柳琴儿这样一个美若天仙的绝色佳人面前,叶天龙是断断不可失去气势的。听了柳琴儿的描述,又看了柳琴儿的剑术,他已经知道自己比他们是还差点的。以前在西江他还可以称雄一时,这段时间又得到了几个资质绝佳美女的真阴,自觉已经大有长进了,但到帝都短短的几天里,就碰到了好几个比自己高明的好手,看来之前的自己真的可算是井底之蛙。想来想去唯一的优势就是自己的武功是在实战中练就的,深懂狠、準、辣之道,也许只有贴身肉搏才有机会,问题是克里夫会让自己贴近吗?搞不好连他的衣角都还没有碰到,就已经被他的「闪动连击」砍成好几段了。「不玩了!」他的脑海中一下子跳出了这个念头,明知不是对手,又何必去拚命呢?认清形势永远是保命的不二法门。这时柳琴儿轻推了他一把,娇嗔道:「你们男人啊……」突然粉脸一仰,略带不安地说道:「天龙,不如你别去了,反正三天后要出发了,我们可以把这次决斗拖到回来后再说。」叶天龙正想说话,忽见玉珠从外面匆匆行来,神色一片凝重,不禁心中一动,忙拥着柳琴儿迎上前去。「我找到那个家伙,也试过他的身手。」玉珠语气略显沉重地说道,「他能发出十九剑的闪动连击,公子在速度上可能比不过他。」柳琴儿略带迷惑道:「奇怪,这几年他怎么一点长进都没有?这倒是个好消息。」这是因为闪动连击越到上段就越难练,而二十剑就是一个难关,其实柳琴儿也是在最近一段时间才突破的,这是和叶天龙阴阳互济后,她的功力上了一个台阶才让她达到二十剑以上的程度。柳琴儿不知道这一点,想当然地就把克里夫也估计成这个程度。不过能将闪动连击练到十九剑的程度,克里夫也应该是值得骄傲了,一般人能练到十五剑就很了不起了。柳琴儿想了想,然后又洩气地歎道:「不过就算是这样,他还是比天龙要强一点!」叶天龙也知道玉珠是用婉转的方法提醒他,他不禁在心中苦笑,这两个女人都认为自己没有胜算,这反而激起了他的豪勇之气,他身上那股好斗的血液又涌动起来。他豪情万丈地说道:「如果什么事都要十拿九稳才去做,那生活还有什么意思呢?」如果于凤舞在一旁,她肯定会对此嗤之以鼻,算无遗策才是她的作风,光逞血气之勇的事她是坚决反对的。可是对柳琴儿和玉珠来说,这就是英雄豪气,知其不可为而为之,两人不禁同时美目深注,两双秀丽的明眸中透出无比的敬佩之情,为叶天龙的大丈夫气概而癡迷,只觉得眼前的这个男人一时高大起来。美人的敬佩让叶天龙深为陶醉,但陶醉过后,现实又让他发愁了,他不禁为自己那赌徒般的脾气后悔。此时两女也从一时的迷醉中醒来,三人又重新考虑起对策来。毕竟有差距的现实是明摆着的,这可不是光靠嘴巴说说就可以弥补的,也不是靠英雄豪气就能缩小的。玉珠突然发狠道:「公子,不如让我去先把那个家伙给收拾掉,或者,将他弄点伤,这样一来,明天不就没事啦!」柳琴儿将个螓首摇得如拨浪鼓似的,连声道:「不行,不行!这样太着痕迹了!」叶天龙不禁心中暗道:妈的,眼前两个千娇百媚的小女人都比自己厉害,而玉珠这小娘皮居然还说得那么轻鬆,你以为那个家伙是纸扎的。不过他也知道玉珠现在的实力,想来全大陆也少有几个人可以超过她了。开启封印的暗黑族人在传说中是足以和神族抵抗的。三人正在商讨之际,忽听下人来报:「陛下有旨,召叶天龙进宫!」三人一听,不禁面面相觑,叶天龙刚刚从无忧宫回来,真不知道皇帝为何又要召见?
      ※ ※ ※当叶天龙到达皇宫时,不禁大吃一惊,克里夫居然也来了。正在奇怪之时,宫侍将他们两人传召进了议事厅。叶天龙在豪华的房间里走来走去,心中有着满怀的疑问。「那皇帝老儿想干什么呢?居然把我们召到宫中,还让我们在这里静休一夜,连明天的决斗都要在王宫里举行。」「算了,不去想,太麻烦啦!反正也不是坏事嘛!」叶天龙停了下来,舒服地坐到铺着软垫的椅子上,他拿起桌子上的玉杯把玩起来,「明天的难关怎么过倒是个问题,看来想开溜是不可能了。不如……」沉思的脸上慢慢露出了一丝微笑,他的心中渐渐有了一个决定。「喂!出来吧!」叶天龙猛抬起头来,瞪着眼睛说道:「我知道你来了,再不出来就要打屁股了!」话音刚落,在他的前面玉珠的倩影慢慢现出。「公子,琴姐想问一下这是怎么回事?啊……」玉珠还未把话说完,就被叶天龙一把按在自己的膝盖上,大手一挥,落在她诱人的香臀上。「啪,啪,啪!」叶天龙二话不说,就连拍了三记。在玉珠的哀哀叫痛声中,叶天龙说道:「以后别在我面前弄鬼,知道吗?来了一阵子了,居然还不出现,你想干什么?」玉珠反手抚摸着自己的屁股,悻悻道:「好痛啊!我只是想看看公子你是不是真的可以发现我嘛!」叶天龙计议已定,心情大为舒畅,他的手轻揉着玉珠丰隆的香臀,怜惜地说道:「真的很疼吗?来,让爷看看!」说着,他的手指勾住玉珠的裤带,一拉一扯。玉珠尚未明白过来,她的裤子已经被扒到香臀下,露出了一个白晃晃、雪亮亮的肥美玉臀。上面浮现着几丝红红的掌纹痕迹,衬着羊脂白玉般的雪臀更加妖美动人,惹人遐思不断。玉珠只觉得自己的香臀一凉,然后又是一热,叶天龙的手已经在上面摩娑起来。她不禁娇羞无限地说道:「公子,现在是白天,而且又在皇宫里……」叶天龙笑道:「放心,这里没有人来的。因为皇帝老儿为了让我们在明天能有最好的状态,不准任何人打扰。」「但是,琴姐她还……」玉珠的纤手按住叶天龙蠢动的魔手,还想做最后的努力。叶天龙毫不迟延,用力地活动魔掌,在玉珠的香臀上抚摸起来,玉珠压在他手背上的纤手反而变成似乎是在帮助他用力抚摸一般,「你琴姐那里迟些有什么关係?乖乖,这个诱人的屁股我可是想了好久了,好嫩好滑啊!又这么有弹性,真是馋死人了!」从屁股那里传来丝丝痒意,又听到叶天龙这番话,玉珠也不禁情动起来,毕竟以前她和叶天龙在一起都有好几个人在一旁,大家是雨露分沾,极少有独处的时间。她鬆开了压在叶天龙手背的纤手,趴在他的双腿上,把个肥美的雪臀耸得高高的。正当叶天龙感到玉珠已经情动似火,便要销魂一番时,外头传来轻微的脚步声,接着扣门声响起。浑身滚烫的玉珠连忙一跃而起,提上了自己的裤子,一闪身就消失了。叶天龙不禁心中大骂这个不知好歹的家伙,搅了他的好事。

友情提示:请勿长时间观看成人影视,注意保护视力并预防近视,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

版权声明: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站点自动搜索采集信息,相关链接已经注明来源。

联系邮箱:mukd8900@gmail.com 激情综合站:狠狠撸电影网_久草在线无码av亚洲_怎么撸管_中学女生帮男生撸管 为海外华人服务,提供综合成人信息,免费的综合成人精彩内容。

站点申明:本站内容均收集于互联网,网站在美国进行维护,受美国法律保护。本站无意侵犯任何国家的宪法,如果当地法令禁止进入,请马上离开!